Ringoooo

咸鱼

【德哈】Crush (甜饼一发完)

·第一次发文,玻璃心求不喷

·文笔拙劣,ooc?

·听歌的脑洞产物

·BGM:Crush

    一个闲适的午后。Harry好不容易卸下了身上无数沉重的担子,来享受这为数不多的静谧。

    他觉得自己太累了。正因为他头上“魔法界的救世主”这个镀着金边闪耀得无法忽视的光环,几乎所有人都将注意集中在他身上。《预言家日报》日日将他的行踪事无巨细的全搬到头版供人传阅,街巷人人都以最先知道救世主的近况为荣,而他工作的上司因他的名声而几乎将所有重任堆到他身上。Harry起初还尝试着东躲西藏,可他似乎就是上天还是入地也总有人能看见他。那段时间,报纸的头条甚至用大写加粗的字体写着“救世主近日行踪诡秘,有惊世秘密即将浮出?”Harry一边惊叹于Rita的脑洞之大一边无奈双手举起放弃了抵抗,只任由他们肆意妄为。

    他的生活早已不是他的生活了。

    这些天Harry拼了命地完成了所有的任务,就为了这一日的清闲自在。他骑着火弩箭逃似得回到了自己在麻瓜界的一所小房子,将大门锁上,自己躺在书房里柔软的沙发上百无聊赖,没有了繁重的工作和烦人的媒体来侵占满他的生活,他竟该死的不知该做什么了。Harry想到此越是气闷,试着抛开这杂念,只顺手从一旁的书架上抓了本书来,无论是大篇的诗集也好,或是晦涩的魔法史也罢,他只想找些事情做打发时间了。

    英国的天气向来多变,平日动辄便是场雨,今日却是少见的出了大半日的太阳。如今刚过正午,日光和煦从窗外透进来,穿过半掩的鹅黄色纱帘,温温柔柔地撒在身上。Harry的思绪从手中无趣的书籍转向窗外的一切,他听见外面有几个孩子追逐着跑跳着欢声笑语,隐约有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屋外不远处有个小小的喷泉,哗啦啦向上努力跃着又落入水中发出清脆声响,还有吉他弹奏出的欢快音符和少年带着好听口音的悠扬歌声构成和谐的曲调。他记得那个少年,总反戴着一顶棒球帽,穿着宽松的衬衫长裤,斜挎着一把刷上斑斓颜色的木吉他,总露齿灿烂笑着又蹦蹦跳跳的,通身都是像阳光般温暖的气质,似乎没什么让他烦恼的,让周围的人光是看着也能愉悦一整天。隔壁邻居家养的一只猫儿正懒散地“喵喵”低唤着,不知是饿了或是正欲享受一次小睡。整个世界似乎都变得令人舒适而宽心起来。

    “And tick tock, goes the clock~”

    “Time is going so slow~”

    “And im supposed to be fast asleep~”

    “A couple hours ago~”

    熟悉的铃声响起,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屏幕倏然亮了,随着动人的歌声一阵阵震动着。Harry挺起身来摸过手机一看,Draco的名字赫然在上。他有些惊讶,虽然经过了这许多,他和Draco总算抛开旧仇成了朋友,却也不算亲近,而他年少时心里的悸动也好像被流逝的岁月磨淡了。Harry疑惑于他打来电话的原因忍不住想却忆起对方如今是圣芒戈医师,又有些忐忑不安的按下了接听键。

    “你好?”

    “……Potter?是你吗?”

    “啊,是我。”Harry从沙发上站起,边询问着走向小阳台,“什么事,Draco?是有傲罗出事了么?”

    “没有,Potter。谢天谢地,你们这群没脑子的傲罗今天并没有扎堆来圣芒戈占床位。”

    电话那头的人在这句嘲讽后沉默了片刻,似是犹豫着如何开口。

    “嗯……我今天休假,Blaise和Pansy他们都背着我出去浪,我就只勉为其难来找你了。”

    “哦,原来我还有幸能成为你的第六选择?真是委屈您了。”

    “……”

    “你……你是要…”Harry下意识地讽刺回去过了数秒才意识到这是个别扭的邀请,才开口就被急冲冲打断。

    “有空是吧?那就快下来,我要到了。”

    到了?Harry抬头向阳台下望去,只见一辆车缓缓从东北边的一条路驶入,惊起了路旁数只停留的燕雀。

    那是一辆曜黑色的奔驰,被一遍遍细心擦洗得光亮,像是曾在Maggie姨妈家的方块小电视机中看见的70年代的豪车,奢华而又不失雅致。像如今的Draco,已学着抛去以往的浮华随着岁月日趋沉稳。

    车轮缓慢停止了滚动,他打开了车门,从里头先探出一个铂金色的脑袋,又整个身子出来。Draco脱下了平日专属于圣芒戈医师的墨绿长袍,换上了一身笔挺的西装革履,一贯的得体而优雅,显得他愈发的俊朗。他伸出手臂随意搭在车门上,歪着头瞧着Harry。

    “Potter!”

    Draco忽然朝这儿笑了,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这一笑摄人心魄,Harry觉得他的心像是被重重一击,骤停了一瞬又开始快速的在胸腔内跳动起来。

    “马上就下楼!”

    Harry甩下这句急匆匆地踩上鞋子冲出房门。他又刹住脚停在楼梯口,修长的手指紧紧攥着木质楼梯栏杆,深深吸了一口气,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可他的心却并不乖巧听话,反而硬气着和发号施令的大脑对着干。

    他一步步走下楼梯,楼梯不过二三十阶,他却觉得如此漫长。他的心脏在胸腔内跳动的愈发猛烈,几乎要冲破骨头血肉跳出来似的,拼命叫嚣着要快些见到那个人。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Harry伸手打开紧闭的房门,跟着目光从门前蜿蜒的一小段石板路前行,他看见一双铮亮的皮鞋,笔直垂下的裤腿,平整的西装领带和带笑的脸庞。阳光笼罩在他身边,为他镶上了一圈金色的光边,那样的耀眼而夺目。一旁有几位妇女瞧着这里窃窃私语,还有两个方才似乎从市集回来的少女羞红着脸飞过来一阵阵秋波。可他只靠着车,全然不在意身边似的,眼神只望向这里。

    他只为我一人而来。

——

    二人上了车,一时间却都是局促不安的模样,片刻才打破了沉寂。

    “那么,我们去哪儿?”

    Draco的表情凝固了,尴尬的几乎要破碎掉。他断断续续地从牙缝出挤出句话来。

    “我……对麻瓜这儿不熟。”

    Harry禁不住噗嗤一声,他扭头看向尴尬到微微脸红的Draco,却是恶意的又发问。

    “那你为什么叫我出来?”

    他的面庞涨得更红了,不自在地撇过脸去,轻咳几声作正经道:

    “我不过是看Weasley和万事通小姐忙着新婚蜜月没空理你这个小可怜,才大发慈悲来找你的,不识好歹的疤头。你说吧,想去哪儿,我载你。”

    “无所谓啊,你定吧。”

    Draco把眉头绞在了一起,扯着嘴角,一副没有办法的样子。他灰蓝色的眼珠来回转了转,目光定在中间的显示屏上。他伸出手指到处点了点,点到GPS就变换成一副得意的模样。

    “瞧吧,这东西能给我指路。”他划动着屏幕上那个缩小的地图,一副了然,随意点了一处,“我们就去这儿!”

    正当他以为大功告成了,双手握住方向盘,一脚便要踩下油门,屏幕却迟迟没有反应,他又点了一下,依然如此。他不信邪,就一直戳着那个小地图,它却完全不给面子,只稍稍移动了下。

    “这是什么破东西!”Draco气得用拳敲了下屏幕,搞不懂自己竟会被麻瓜的东西搞晕,想着便又要砸下去。

    “别!”Harry眼疾手快的挡住了Draco对这可怜的机器的怒气,他半安抚着说道,边移开了Draco的双手,“你不需要懂这个,我来吧。”说罢,熟练地确定地点,开启了导航,一个机械女声从车子的扬声器内传出。

    “哼,自然。一个马尔福是不需要了解麻瓜的东西的。”Draco轻哼,乜斜着眼露出他那一贯的轻蔑表情,又不屑地移过了眼神。

    Harry无声笑了,看着Draco别扭地装作无所谓的模样,手指搭在驾驶台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的小动作。总觉得有什么在相互碰撞,不断摩擦,产生了化学变化,生出了什么新的东西。

    有些什么似乎被催化了。

    Harry觉得面前的故人此刻是那么的有吸引力。无论是他一头梳理顺滑的淡金色发丝,一对流光溢彩的灰蓝眼瞳,高挺俊秀的鼻梁还是他看上去柔软甜蜜的两片薄唇,都令他像飞蛾扑火那般情不自禁地想要上前碰触。

    “Draco.”

    Harry已彻底被意志主使了,开口轻声低唤他的名字,他边嘟囔着把头转向他,迎面而来的是蜻蜓点水般短暂的一吻,浅尝辄止,却止住了他所有话音。那一秒唇瓣上格外柔软的触感和残留在鼻尖上的一丝温热让他呆愣了神。

    “I think I've got a little crush on you.”
    我想我有些爱慕你了。

——
    觉得自己根本写不出那种像被丘比特一箭击中心的的迷幻感觉啊……肯定是我文笔辣鸡且还没有体会过谈恋爱的飘飘然感觉啊(哭着跑走
    萌德哈也有快半年了吧,总觉得不写他们点什么对不起德哈党这个名头。本来想写刀,但是转念一想,不行啊!头一回产粮(??)怎么还喂自己玻璃碴子?虽然觉得自己写的一点也不甜,但我不管!这就是个甜饼!
    另外其实里面还有个秃董乱入(?)不知道那时候会有GPS这种东西么?

【Drarry】Drarry Orchard of Mines UP主: 翼I樱9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66990 这个简直神剪辑 一本正经的甜甜甜 全程笑的合不拢嘴

有人听过这首歌嘛?在私人FM听见的 网易深得我心 连我萌德哈都知道了╭(°A°`)╮疯狂为网易和DH打CALL!